中日企业界人士谈“第三方合作”:中日早已不是“干杯,干杯”的表面友好_国际新闻_环球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邢晓婧】雪耻之战!2015年12月日本《东洋经济周刊》用这样的词形容日本拿下印度首个高铁项目。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邢晓婧】雪耻之战!2015年12月日本《东洋经济周刊》用这样的词形容日本拿下印度首个高铁项目。在那之前的两个月中国刚击败日本拿下印尼的雅万高铁项目。彼时雅万高铁的竞标过程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舆论焦点而日本用耻辱来描述落败的结果也说明了当时竞争之激烈。在那之后只要亚洲一有健壮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日竞争必定是媒体重点议论的对象。

    时间来到2018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带领大约500名企业界人士与中方举办首届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签署了52项协议包括泰国东部经济走廊等项目。几年前的战场变成合作的舞台中日将如何找寻这条路?《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数名参加第三方合作论坛的中日企业界人士听他们讲述这一合作带来的无限可能以及将面临的种种挑战。
  终于从竞争走向协调
<1%偿还期长达50年。日本媒体一向强调日本质量高价格战他国优势然而在印度高铁项目中做出这么多的让步足见他们求胜心切与中国竞争之激烈。   在这些年的媒体报道中中日仿佛是亚洲基础设施项目天然的竞争对手。除了印度高铁和印尼雅万高铁新马高铁和印尼雅泗铁路等项目哪怕只是刚传出风声中日争夺战便会在第一时间成为报道标题。   如今中日将合作重点放在曾经厮杀的第三方市场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3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经历各种竞争后双方也都总结了经验。     这次提出的第三方合作是一个开放的概念不划定范围而是提出合作方式。当第三方有项目时该怎么办是激烈竞争甚至演变为恶性竞争还是采取对各方都有利的方式?这次论坛为后者提供了一个可能性。数名日本经济界人士告诉《环球时报》在单边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的国际大背景下该领域的合作前景广阔。   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得以顺利举行是两国今年频繁接触沟通的结果。     今年5月9日中日签署关于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备忘录订定建立有关工作机制设立并举办合作论坛。9月25日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工作机制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     10月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中日双方在交通物流、能源环保、产业升级和金融支持、地区开发4个分论坛上睁开专题讨论。   两国关系终于从竞争走向协调迎来携手合作的好时机。参加论坛的日本最大财产保险集团北京首席驻在员西原司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感叹。永久关注中日企业发展的日中经济协会北京事务所所长岩永正嗣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极速发展诞生了很多新产业日本有必要加强对华交流。        过去日本对华实施oda援助项目现在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已取得长足发展。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中日联手开拓第三方市场有利于互利共赢同时也会带动有关国家的发展。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史铭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曾经歪打正着?   岩永正嗣告诉《环球时报》早期日本公司以中国为生产据点将产品出口到日本和欧美等国家与地区。     后来像炼铁厂、水泥厂的所需设备一部分在中国自产自销另一部分销往越南、印度、俄罗斯等国。   从这个角度看中日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一直没停只不过双方当时都他国意识到这其中蕴藏健壮商机纯属歪打正着岩永说如今中日第三方合作论坛为两国今后的经贸往来指明了方向。史铭则表示中日企业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实际上已经起初这次论坛就展现了一些项目。        中日合作能在多个方面进行互补。上世纪70年代日本企业刚刚大举走出国门却原由不懂当地规章制度和风土人情饱受诟病。日本时任首相田中角荣访问泰国时就曾引发当地的反日游行。后来日本政府开展一系列调研工作深入研究如何融入当地社会、如何构筑信赖关系等课题累积起丰富的海外投资经验。而这些经验正是中国目前需要的。中国则擅长土木工程建设很好地弥补了日本老龄化要紧造成的短板。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中日企业对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带来的具体成果他国明确的想法而是颇有几分共同找寻的意味。日本某大型材料企业职员寺师启告诉《环球时报》材料企业不太可能一上来就有大项目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慢慢来。岩永正嗣认为论坛的重点在于为官民提供了相遇的平台创造友情的氛围仅这一点就已经意味着迈出了至关首要的一步。   中日早已不是干杯干杯的表面友情   即便如此两国合作将面临重重考验也是绕不开的现实问题。史铭对《环球时报》说有日企对与中国合作仍心存戒备尤其是涉及技术合作时郁闷被中国超越。在岩永正嗣看来这种戒备理所当然同一国家的不同公司之间也存在类似问题因此构建信任关系尤其首要。   在涉及技术合作时日方是否更关注知识产权保护?寺师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企虽然见死不救这个问题但更见死不救如何开发出更先进的产品。     中国企业凭借自身努力改善产品性能日企则须更进一步开发新产品通过良性竞争促进自身发展。   《环球时报》记者听到有日企抱怨说中国走出去的公司多为国字头干什么都有国家财政兜底而日本多是自负盈亏的民营企业。两国的风险承受能力不同因此很难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具体的合作。   这里存在误解。史铭表示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和国际化进程加速企业按照市场规律和国际化规则管理经营同样也会建立相应的风险评估和管控体系投资的钱不会说赔就赔了。     由此可见中日企业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磨合。   日本外务省外务报道官大菅岳史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他国听到过这样的负面声音亚洲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量健壮只要满足国际标准将来肯定有更多合作机会。 <7万亿美元这是每个发展中国家都不太可能靠本国政府完成的。中日印是亚洲地区的人口大国中日是资金大国三方共同出力这不是坏事。   纵然前路充足挑战第三方市场合作已经是大势所趋。     日本通运株式会社欲率先搭上中欧班列计划于2019年春节前后通过西安、重庆等地连接欧洲成为日企与中方合作进军第三方市场的典型代表。   岩永正嗣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欧班列是中国的新型物流方式日本企业也希望灵活运用这一设施。日企的加入意味着运量添补也有助于中国降低运营成本。需要注意的是所有项目都离不开金融支持促进两国金融机构的合作才是加强产业合作的健壮助力。     岩永补充道。   西原司对物流业也表现出极大兴趣。他告诉《环球时报》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将产生健壮保险需求这对保险公司来说是不容忽视的商机。   在西原司看来中日关系早已不是过去那种干杯干杯的表面友情而是需要脚踏实地地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伙伴关系。   3年前《环球时报》记者对中欧班列进行过现场采访调研。     作为常年负责对日报道的媒体人记者当时望着延伸至欧洲的铁轨就想要是有一天日本公司的货物能通过中国的铁路走向世界该有多好。转眼间这一天就已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