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美国机构搞“电击治疗”30年 至今屹立不倒_凤凰资讯

自1988年起它对学员施以“电击治疗”长达30年。它常年饱受民众和媒体离间却仍“耸峙不倒”。自1988年起它对学员施以“电击治疗”长达30年。它常年饱受民众和媒体离间却仍“耸峙不倒”。据英国《卫报》12月18日报道,一个在美洲范围内倡导人权的国际机关日前呼吁美国政府立即发布禁令,阻止波士顿郊外一家残障儿童学校对学生采用“电击治疗”。

  这家机构再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这所学校名为“罗登堡法官中间”(the judge rotenberg educational center,以下简称jr中间),是目前美国唯一一家常规化对学员施以电击处罚的学校。学校称,这种引起疼痛的“电击疗法”是用来矫正学生的暴力倾向和自残行为。《卫报》称,目前该学校有47名学员正在接受这样的“治疗”,而通向他们身上的电流比一般的警用电击枪还要强烈。

  

佩戴电击装置的学生(图片来源:《卫报》)这个人权机关名为美洲国家间人权委员(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achr)),是“美洲国际机关”的一部分,美国是这一机关35个独立成员之一。

  在申请中,该机关请求特朗普政府在15天内发布禁令,住手jr中间的电击行为,他们还写信给了美国国务卿迈克·彭佩奥以及“美洲国际机关”美国代表卡洛斯·特鲁希略(carlos trujillo),呼吁他们关注“电击疗法”。“作为美洲国际机关的一员,无视这一针对美国国内的人权问题的呼吁将会使美国遭到国际的离间目标”,前为止,该机关还别国收到任何回应。

  在jr中间,你可以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经在2016年到访过这所学校,看到了学校重点宣传的“黄砖大道”:“这里就像一个属于孩子的乐园,走进大道两旁的一个个房间,有一个房间塞满了最新式的游戏机,被明快的颜色装点得像一个嘉年华;其中一个房间有一个发廊,还有被装饰成夏威夷风格的网吧;这里还有一个商店,学生们可以用他们账户上积攒的奖励购买包包、首饰和衣服”。

  在jr中间的网站上,公众可以看到学校同意这里的学生可以享受豪华单人公寓、健身房、游泳池和丰富的娱乐活动。

一名佩戴电击装置的学生坐在“黄砖大道”上(图片来源:《卫报》)

jr中间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布的学生欢度圣诞的照片(图片来源:社交媒体)但是记者同时也目睹了令人不安的一幕:在教室里,一名体型魁梧的女生忽然起初尖叫,狠狠地咬自己的手。一个工作人员冲过来控制住了她,把她的头猛地撞向一面镶有镜子的墙,“动手重得仿佛整个房间都在颤抖”,三四个工作人员随后冲过来给挣扎的学生套上了头盔和有垫料的马甲,把她束缚在了一把面向墙的椅子上。

  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一名叫做jen的女子,自称2002年被从一家公立医院转送到这个学校,在那里呆了七年之久。在她的陈述中显露了更多关于这所学校“电击疗法”的细节。她说,这种被jr中间称为“憎恨疗法”的电击是她最恐惧的部分。“15年过去了,到现在我每晚都在做噩梦。”

jr中间所使用的电击装置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youtube博主je记忆中的学校生活。每一个孩子都随身佩戴了电击器(图片来源:youtube)根据jen的叙述,在她刚来到这里时,电击设备还比较温和,但后来学校发现这样的设备横行霸道知足需要,就“自主研发”了一个名为“ged”(graduated electronic decelerator)的电击装置。发明者正是这所学校的创始人马修·伊斯雷尔( matthew israe)。他告诉《卫报》记者,这个发明是受了一本乌托邦小说《沃尔德第二》(waldenskinner),并于1971年在罗德岛创办了这个最初名为“行为研究所”的机构,当时这里的处罚措施包括打屁股、拧掐和向学生喷水。

  1996年,伊斯雷尔将这家机构搬迁到了马萨诸塞州,并更名为“罗登堡法官中间”,正是这位法官在1980年判决中间可以继续他们的“憎恨疗法”,1988年jr中间起初对学员使用电击。

  这款让学生无比恐惧的ged装置包括一个必须24小时佩戴的重达八磅的背包和从包里伸出的数量不等的电极用皮环绑在学生身上。“每个电极大约6英寸长。一般情况下电极会通向大腿,小腿,胳膊或者缠绕在胃部。

  有的时候他们也会把电线通向你的手指,脚底或者大腿根,如果他们觉得你有必要接受更重的处罚。”jen在视频中说道。2012年一段jr中间的内部监控视频被公布,在美国舆论引发广泛争议。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和福克斯电视台(fox)都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在视频中,18岁的学生安德鲁·麦克科林斯(andre mccollins)在数小时内被固定在一个医用推车上电击了31次。在视频中,观众可以听到他的尖叫:“不不不,救命,救命”“疼!疼!”

这段学生被束缚在医用推车上接受电击的视频使jr中间遭受广泛离间(图片来源:cnn)

jen凭记忆画出了当年自己和麦克受到的处罚(图片来源:youtube)jen也在自己的视频中提到,她曾经试图逃出jr中间,被抓回来后也受到了这样的处罚,并且被关了两个月的禁闭。“非常的疼,就好像是肌肉被狠狠拉扯,然后绷紧到极致持续两秒钟,完全失去控制,偶然就像被成百只蜜蜂一起叮咬的感觉”不仅是肉体上的疼痛,更恐怖的是这一“治疗”对学生造成的心理恐慌。“一旦戴上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电击,所以会一直提心吊胆。有的时候我什么错事都没做,电流忽然就来了”。电流是由工作人员长途遥控的,处罚的理由可大可小。

  比较要紧的诸如暴力对待他人,自残,比较轻的比如站在椅子上,大声说话,把手放在面前乱动也会遭到电击。jr中间的前工作人员格雷格·米勒(greg miller)在2012年接受cnn采访时说道:“当学生从椅子上站起来,举起手说‘我要上厕所’,作为工作人员我们也会电击他,原由这个学生‘别国经过准许就说话’。这种行为在jr中间也被认为是‘具有攻击性’的”。

  是否电击学生完全由工作人员自己判断,这导致了jr中间2007年的一起要紧丑闻:学校的工作人员对两个男孩实施了大约100次的电击。据称,他们这样做是原由接到了一个自称高管的人的电话,说这两个学生有不当行为。这个电话后来被发现是恶作剧。受到这一丑闻的波及,学校创始人伊斯雷尔被以销毁证据罪起诉。他迫辞去校长职务而免于牢狱之灾,终极被判处五年的缓刑。

  

jr中间的创始人伊斯雷尔(图片来源:网络)即使如此,jr中间的办学和要紧业务仍在继续。在给《卫报》的回应中,jr中间指出,今年六月份,地方法院的法官已经宣布中间的活动是正当的并批准他们继续经营。“我们的设备对于学生别国要紧的风险。我们的客户别国戒具束缚,不吃精神药物,别国蹧蹋,他们在学校里能继续学业,还能和家人保持联系。

  ”2016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曾经考虑阻止这jr中间的“电击治疗”,但是到现在为止还别国将这个提议付诸行动。《卫报》在报道中提到,如果愿意,美国政府有充满的权力实施这一禁令。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有规范所有药物和治疗仪器的权利,有权宣布ged电击器作恶。fda颁布禁令的一大阻力来自于学生家长,他们视jr中间的电击为他们孩子的救命稻草,如果被禁了,他们不得不去谋求其他办法。

  而他们当初选择电击孩子都是原由已经“走投无路”了。

jr中间声称他们被外界要紧地误解了(图片来源:《卫报》)四年前,来自夏洛茨维尔的莎拉·埃弗雷特(sarah everett)把儿子送来了这里。“jr中间解救了我的生活和婚姻”,52岁的莎拉说:“那时候,我问我儿子一句‘你怎么不把毛衣穿上’,他就咬我”,“当我儿子扯掉我大把头发时,我快要崩溃了”。

  埃弗雷特说:“现在他很快乐,不用电击也不用服用精神药物了”。虽然如此,她还是希望儿子能继续接受电击:“我是他的妈妈,别国人比我更了解他,我觉得jr中间为我儿子做了很多,他们让我儿子改善了和父母的关系!”51岁的麦克·希尔兹(michael5毫安的电流输向缠绕在他手腕和腿上的绑带。美国公民悠闲联盟残疾人事务顾问苏珊·米兹奈尔(susan mizner)说:“确实,那些家长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不会准许这样对待孩子,但是我么更应该反思社会为什么没能给他们更好的选择”。

cnn公布的受到“电击治疗”的学生收到的创伤(图片来源:cnn)在美国历史上,这种基于电击的“憎恨疗法”曾经是一种“常规”的治疗方式。一度被用来“治疗”同性恋者——医生向同性恋者暴露同性的裸照,同时电击他们,用痛苦“治疗”他们对同性的兴趣。

  时至今日,美国很多人任然觉得轻微的电击有助于帮助人们戒掉坏习惯。亚马逊购物网站上现在依然在稠人广众出售一种价格为199美元的电击设备:“马上下载app,选择你想戒掉的坏习惯”产品说明中这样写道:“如果你觉得自己赖床起不来,邮箱里有超过五十封未读邮件,用舒缓的电流‘嗞’一下自己吧”。jr中间的董事会成员理查德·马洛特(richard malott)是西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家。他甚至声称会对自己进行电击来消除不良情绪:“每当我发现自己变得刻薄,小肚鸡肠,我就给自己一下,那种‘哎呦,疼’的小刺激。现在我变得甜美又可爱”他一本正经地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说。佛罗里达大学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教授布莱尔·盘田(brian iwata)指出,这种“自残约束系统”如今应该被清除了。

  这位专家曾经是ged早期版本的发明人:“我们已经发明了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他说:“我已经治愈了上百位自残患者,包括一些人们可以见到的最困难的病例。他们都可以通过更加温和的处罚方式包括超时限制,约束甚至是奖励手段来治愈。”